【大公报】纪宗安:春风化雨半身 奉献“一带一路”

发布单位:人员机构 [2019-08-26 00:00:00] 打印此信息

回顾这70年,我的每一个人生转折,都留下了时代的烙印。抚今追昔,我想说的只有感恩和无憾了。

──纪宗安

(图:纪宗安在广州接受大公报专访 大公报记者卢静怡摄)

对生于1949年的暨南大学原副校长纪宗安来说,今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。往年,素来低调的她很少庆祝生日,“一家人吃顿饭就过去了”。而今年,离生日还差数月,纪宗安的手机就响个不停。遍布各地的学生络绎不绝地打来了问候电话。原因显而易见,很快纪宗安将迎来人生第70个生日,哺育她成长成才的新中国也将迎来70华诞的庆典纪念。于无涯学海历多次跌宕的纪宗安,始终忠于自己的志向,学而优则教,辗转当上暨大副校长,春风化雨半生,退休后仍为自己专攻的中外关系史研究劳心劳力,无负全球热议拥抱中国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时代大潮。

1949年,新中国成立前后,海外留学生纷纷回国,纪宗安父亲就是其中一位。新中国对知识分子的重视,让纪宗安得以在这片土地上出生、成长。“这也许是我人生的第一个转折吧。”纪宗安温和地笑说。

关于童年的回忆,是跟家人住在教授楼里,衣食无忧。纪宗安不无感恩地说:“我是共和国的同龄人,生在红旗下、长在红旗下。尤其是在新中国的环境下,在读书方面,真是一帆风顺。”

纪宗安上高一时,文化大革命爆发,校园被阵阵“打倒牛鬼蛇神”的口号声淹没。自此,与共和国同龄的那一代人辍学了近十二年。

18岁时,纪宗安作为知青上山下乡。她清楚记得,抵达甘肃山丹军马场时第一眼所见的风景:远处是朦胧而冷峻的祁连山,四周是遍布沙砾的黄土地。而她心中满是迷惘。

读研究生:我还没学够

1977年,高考恢复,纪宗安迎来人生第二次转折。那一年,28岁的纪宗安作为张掖文科“榜眼”考入兰州大学历史系,一读就是七年。当中还有一段插曲。

本科毕业时,大家都忙着赶赴所分配的岗位,只有纪宗安巍然未动。她早已决定继续读研究生。在时人看来,这显然不是一个好选择,她的老师也屡次为此找她谈话。说到这里,纪宗安神情凝重,语带激动。“老师问我为什么还要继续读书,我只说了一句话,他们就再也没说什么。我跟老师说:『因为我没学够』。之前整整耽搁了十二年,我还没学够啊!”

南下广州 拜师学术泰斗

80年代,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不断提升,古代中外关系史的研究日益受到学界重视,而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是中外关系史的两大研究重点。“我之前一直研究陆上丝绸之路,而朱杰勤教授则是南海、海上丝路的研究泰斗,还是整个中外关系史学科的奠基人。”纪宗安说,“朱老师几次在会议上大声疾呼,作为泱泱大国,中国不能没有中方视野下研究的中外关系史。”

为了考取朱杰勤教授的博士生,纪宗安在研究生毕业后,做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──南下广州。那是一个很大胆的决定,纪宗安已取得了西北大学的教职,家人在西安,而丈夫在成都,到南方将会举目无亲。

“其实当时也不知道考不考得上,只想尽力一搏。”三年后,纪宗安成为了暨南大学首位女博士生。这成为了她人生中第三次转折,她从此留校任教,稳扎稳打,一步步擢升为暨大副校长,直至退休。

师从朱杰勤的纪宗安,也见证“一带一路”研究的发展。“现在对『一带一路』方面研究经费,比过去大幅增长。还有很好的学术环境和物质条件,学者可以心无旁骛地坐下来做学问。”她开心地告诉记者,近年不少年轻学者,已经精通西域国家语言,利用一手文献做研究。“这比起当年,又是一大进步。”

如今,纪宗安还担任一些社会兼职和学校的本科教学督导工作。今年迈入70岁的她不但没闲下来,反而更忙碌了,总是风风火火地赶赴各地参与研究活动。接受采访前,她刚从四川交流回来,在穗与记者面谈采访后,第二天又赴京参加学术会议。2013年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提出,让她研究的领域前所未有地受到关注。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,她感慨道:“总觉得时间不够用,一定要抓紧时间做事。”

见证惠港政策 难忘报考热潮

(图:纪宗安参与1988年博士论文答辩时的留影 受访者提供)

80年代的广东是改革开放先行地,纪宗安仍记得初到广州时“耳目一新”的感觉。“广州的人际关系简单得多,人们之间很坦诚,很直言。”她记得,即使有老教师穿着塑料凉鞋和洗旧发白的制服站在讲台上,也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。“这里有一个清静的研究环境。”

广州毗邻港澳,位于广州的暨南大学又是着名的侨校,纪宗安为此与香港结下缘分。她从2002年开始负责暨大对港澳台侨等地区的招生工作。“我们还有驻港办,配合招生工作。”

从2006年起,港澳新生与内地生实行同等收费。“新收费政策让港生学费降一半,引发港澳生报考暨大的热潮。”纪宗安难忘当时那场面:当年报考暨大的港澳台侨及境外学生近4000人,超过历年水平。

“对港澳生培养成本很高,新政出来后,我们还是坚持为港澳学生单独开班、分流教学。学费便宜了,教育质量依然保持不变。”她说,为此,学校学费收入一下子减少了3700万元人民币,学校最后成功向国家申请专项拨款补贴。“可见国家对港澳学生的关心和重视。”

对于最新出台的《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》,纪宗安认为:“这为港澳生和暨大提供了一个更大的交流平台。”今年,暨大对港澳台侨招生规模提升到2300人。值得一提的是,随着大湾区对理工科人才的需求增长,除了传统的热门商科外,更多港生开始报读医学、建筑、土木、计算器等理工科专业。

欣赏港生素质 盛赞学习热情

香港曾被认为是“文化沙漠”。不过,在带过多个香港研究生的纪宗安看来,香港不少年轻人热衷于国家历史、文化。“港生的素质和学习热情让我印象很深。”纪宗安说,从香港来内地就读的在职研究生,大多工作日上班,周末从香港赶来暨大上课。能从繁忙的工作脱身来读书,本已不易。更有学生是工作数年存下积储后,放弃在香港优厚的工作来求学。

“有一位香港女生,凭着对历史的兴趣和热诚,她辞掉了电视台报酬丰厚的工作,来暨大读硕士,读得非常认真。”纪宗安还记得,那位学生研究的是有关中国晚清到民国留日的女生群体。“还有一个香港男生,对武术很感兴趣,于是来研究精武馆在东南亚的影响,论文也做得很精彩。”纪宗安说,有不少境外学生之所以学历史,是因为不想忘本、忘掉祖宗。“香港学生在学习中外关系历史的时候,思维更活跃,有自己的兴趣和视野。”

“我很愿意给港澳台等地学生讲课。中国历史很厚重,了解历史可以启迪学生对祖国的感情。”她说,曾有两名就读商科的香港学生,在听了她讲的“丝绸之路”的相关课程后,对中国文化兴趣大增。“虽然她们回到香港后,都在银行工作。她们每年的保留节目,是重走’丝绸之路’。”对于香港学生可以用“行万里路”来印证所学知识,纪宗安深感欣慰。

(图:在“文革”时期,纪宗安上山下乡来到了甘肃山丹军马场工作。图为纪宗安重回军马场的留影 受访者提供)

大公报记者 卢静怡

责编:苏运生